铁骨丹心赵允葆

来源:泾县史志公众号   时间:2023-06-19    点击量:7152 次  

赵允葆(1906—1941),泾县凤村乡石井坑倪村赵家岗人,1931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历任中共石井坑支部书记、唐井支部书记,中共泾县县委委员、泾县农民抗敌协会主任。1906年3月出生,兄弟5人,赵允葆排行最小。少儿时期,因出天花,脸上留下麻点,故绰号赵麻子。其祖父务农兼狩猎,父亲赵礼喜兼做木匠手艺,家庭经济虽不大宽裕,但在当地比较起来还算是好的。因地处深山区,文化落后,赵允葆未能上学读书,从小就随父、兄务农。农村的冬闲季节,除狩猎外,尚无其他农活,若遇雨雪天气,即围着“火塘”聊天,说古道今。赵允葆最爱听别人讲故事,尤其爱听《水浒传》,梁山上的英雄行侠仗义,令其神往。当他进入青年时期,勤于耕耘之闲,兼做豆腐业,经常挑着豆腐担走村串户、广交朋友。冬闲时,集三朋四友入深山野林狩猎,由此养成刚毅、坚强、豪放的性格。他爱护团体、爱护乡邻,无私无畏,爱打抱不平。有一次石井坑的一户农家遭盗贼抢劫,他得悉后,立即邀集十几位“猎友”,手持猎枪追赶了几十里路程,虽未追赶到盗贼,而在乡邻中影响很大,认为他是条好汉,享有很高威望。由于他为人豪爽大度,广为结交,家中朋友云集,麻岭坑共产党员翟延寿是他的要好朋友,也是他的入党介绍人。

1934年12月,方志敏率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,转战中来到泾县西南乡,根据革命形势需要,留下红军干部李步新(化名李荣华)坚持开展地方革命工作。翟延寿将李步新带到石井坑支部书记赵允葆家,介绍给赵允葆父子,受到热烈欢迎。李步新认为赵宅的地势很好,背靠东流山,位居小岗顶,山高林密,地处偏僻,适于开展革命活动。当时李步新给赵允葆父子讲了很多的革命道理,赵允葆父子深受启发,坚定了从事革命的决心。因革命需要,几天之后,李步新又转到泾县东乡戴杨村,任泾旌宁宣中心县委副书记,赵允葆仍留在石井坑积极开展工作。

1935年7月,李步新带领中心县委游击队在与敌人开展反围剿激战中腿部受伤,需隐蔽下来治疗,几经辗转,于6月来到赵允葆家,受到热情接待。赵允葆认为有了亲人,有了靠山,干革命有了方向,心中非常高兴。但赵允葆心思又更为沉重,领导腿部受伤需要医治,人身安全至为重要,随即腾出靠后进屋的较为隐蔽的房间给李步新住。7月4日,有两个县警保队员,到石井坑抓赌搞钱,经坏人告密,他们直奔赵家来抓人,当时与李步新抵了面,一问情况,听李步新讲话口音不对,就准备动手逮人。李步新见情势不妙,当即先下手为强,扑向大个子警察,将他打倒在地,又踢了小个子警察一脚,就往山上跑。因腿伤未痊愈,跑不快,二警追上揪打起来。赵允葆为李步新的安全起见,未出远门干活,此时正在屋后棉花地里锄草,听到有人打斗声,急忙赶回,见到情况危急,就一个箭步窜上,朝大个子警察头上猛打一锄,将其打晕在地,又朝小个子警察扑去,小个子警察见情况不妙,就地一滚,从门前山坡直滚到溪水沟里,爬起来跑掉了。赵允葆将锄头向门后一甩,到屋里拿一把片刀,用汗巾裹好,当即保护李步新同志向东流山深处跑去,李步新说,“我们走了,你家这下要遭殃了。”赵允葆说:“我们不干掉他们,他们就要干掉我们,有组织、有你在,家算什么?闹革命那能顾得上那么多!”当天下午,小个子警察驻茂林第78师两个连的兵力,包围了赵家岗,抓走了其父赵礼喜,并抄了他的家,罚款五六十块钱作为警察治疗费,最后倾家荡产,凑集一笔巨款200多块大洋,买动了同姓赵氏大士绅说情,才将赵礼喜保释了事。


赵允葆一路将李步新护送到张北坑曹妈妈家,安排住在山棚里,由曹妈妈和其儿子曹传忠照料他们。待风声过后,赵允葆要求出来工作,李步新主持召开了支部会议,决定同意赵允葆出山,同志们提醒他说,你有特殊记号,容易被敌人认出,行动要十分小心谨慎。赵允葆表态说:“我的心已交给了党,一定听同志们的话,行动小心,万一有失,砍头也不过碗大的疤,赵允葆决不当孬种。”赵允葆出山后,到处活动,打听消息。9月底得悉泾旌宁宣游击队仍在汀溪、漕溪等地活动,并将信息及时告诉李步新。这时李步新腿伤已愈,正需要归队。赵允葆又将李步新接到家中住一晚,第二天派交通员护送李步新归队。他亲自送李步新到大康王,边走边谈,赵允葆表态说:“我一定为革命忠心到底,但要求你走了可不能忘掉我们!”李步新鼓励他说:“我们要看得远一些,我们要解放全中国,希望今后好好为党工作,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。”两人互道珍重,挥泪而别,由交通员送李步新到达榆桃岭,接管中心县委工作,扭转了危机,保存了革命力量,1936年2月,李步新率部分游击队去了鄣公山。

赵允葆在石井坑与凤运祺等秘密开展工作,个别发展党员。1936年5月,在黄村、平垣建立了党的支部组织。1937年4月,李步新从江西派汪裕源到石井坑协助赵允葆工作,恢复了唐井支部,有党员25人,支部书记赵允葆。1938年2月,李步新到歙县岩寺,写信给赵允葆、曹传忠二人,他们到岩寺潜口,向李步新汇报了地方党组织活动情况,李步新说,当年的红军游击队,在这里整编为新四军,将开赴皖南、苏南前线抗日,要求赵、曹二人回去继续积极开展抗日宣传,做好群众发动工作。1938年5月,新四军第一支民运工作队进驻茂林五十里,赵允葆经过民运训练班学习后即参加战地服务团的工作。在石井坑一带,自费办起了夜校,建立农抗会、自卫队;在群众中大力宣传新四军就是当年的红军游击队改编的,是共产党领导的打日本鬼子的队伍。新四军进驻云岭后,中共泾县县委成立,赵允葆当选为县委委员,任泾县农民抗敌协会主任。在党的放手发动群众、武装群众、独立自主地开创民主根据地的号召下,赵允葆同志日夜奔忙,积极投身宣传抗日活动。在石井坑动员40多名青年参加新四军,同时建立了20多人的自卫队,以加强地方的治安工作。

1941年1月,新四军北撤,赵允葆担任向导,皖南事变发生后,党组织决定让赵允葆同志隐蔽下来,坚持斗争,赵允葆将家中所有油盐粮食积极支援被围困的新四军将士,并冒着生命危险带路突围。战斗结束后,敌军144师留在石井坑“搜剿”流散的新四军人员和当地共产党员,群众亦受到严刑逼供,赵允葆躲在凤和尚家的稻仓里,因坏人告密,赵允葆不幸于同年2月21日被捕,当即被带到赵家祠堂进行残酷的吊打审讯。残忍的敌人用柴火烧脚心,用香火熏五官,并撕开上衣,用刺刀抵着赵允葆心窝,吼叫道:“交出新四军、交出共产党员名单、交出共产党文件,交了就放你,不交就处死。”赵允葆被折磨得遍体鳞伤,七孔流血,几次晕死过去,又被冷水喷醒。面对敌人的毒辣奸诈,赵允葆怒目而视,临危不惧,他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要杀要打随你们,要我出卖自己的同志办不到。”并痛斥敌人:“你们是出卖民族利益的罪犯,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……”

敌人没办法,竟用棉花絮强行塞满了他的嘴巴,先是连夜将他押到云岭,第二天便押送到南陵烟墩铺敌军师部驻地,继续审讯,赵允葆不理不睬,敌人无奈,将其关押在一户老百姓家的厢房里。三九严冬,赵允葆只穿着被撕破了的棉袄和一条单裤子,赤着一双被烧烂的脚,鲜血淋漓,人已经奄奄一息,房东可怜他,偷偷送一碗饭给赵允葆吃,但他已被折磨得不能进食了。第三天即1941年2月23日清晨,赵允葆被敌人枪杀,时年35岁。烈士就义后,当地老百姓目不忍睹,用木板盛殓,挥泪埋葬。

1956年,党和政府将赵允葆烈士的忠骨迁到茂林奎山“飞雄塔”下的烈士公墓安葬。

青山不老忠魂在,先辈精神励后人。赵允葆,泾县人民的好儿子,他为民族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为泾县的革命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,人民称颂他是无畏的勇士,革命的功臣,他所表现的铮铮铁骨,赤子丹心,永远激励着后人奋进,人民永远怀念他、纪念他!(陈志宏)


红色印记

为民族解放事业忠心耿耿,为远大革命理想坚定执着,赵允葆宁死不屈、为革命英勇献身的英雄事迹在泾县的崇山峻岭中广为流传。我们应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,不断弘扬革命传统,学习英烈精神,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谱写壮丽的人生凯歌。